胡轩

爬墙比产粮快

【现代全麻瓜AU】烦恼

14岁的纽特有个烦恼,当然青少年都有烦恼,这时成年人的作用就是引导。

邓布利多是这样想的,也这么做的。

他猜测过很多,比如成绩不好啊,不喜欢某个老师啊,有个什么喜欢的小姑娘啊之类的,青少年嘛,有点小秘密也不在乎这些。邓布利多敲桌子的指头停顿一下,不对,如果是纽特的话,他的烦恼可能是今天救的小麻雀不好好吃东西,上个月捡到的小猫咪挠坏了他所有的课本之类的。

“所以说,你可以告诉我吗?纽特?”

纽特依然垂头耸肩,眼睛不断眨巴,这是他紧张的表现,按照道理来说以他俩的关系不至于如此。邓布利多有些伤感,他以为自己是纽特的朋友……好吧,至少亦师亦友。

“事实上……额……是这样的……”纽特舔舔嘴唇终于开口,刚沏好的伯爵散发着佛手柑的香味:“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嗯……我觉得有些奇怪,你知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纽特又停顿下来,这似乎对他而言有些难以启齿,他挠挠额头,在上面留下一小片红印子。

“没关系,纽特,反正不会比坐办公室更遭。”邓布利多咂一口红茶,鼓励纽特继续说。

纽特笑起来:“是的,当然不会比坐办公室更糟……事实上,这可能都够不上家庭小矛盾之类的……”

哦,只是单方面有些闹别扭。邓布利多在心里补了一句,青春期的孩子,正常。

“先说,我是非常尊敬他的,您知道……忒休斯是个非常棒的人……”

邓布利多皱起眉头,没想到是关于忒休斯的,他想起一个人,在他们的少年时代他比忒休斯更加优秀,比自己更加耀眼。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都需要好好引导,这是毋庸置疑的。

“忒休斯怎么了?我并没有听说他最近有什么传闻。”

“不不不!忒休斯很好!”纽特连忙解释,“他……他就是……他热情了……让我有点……”

邓布利多放下心来,他知道纽特的内向,忒休斯的热情的确可能让纽特感到不适应,这可以理解。

只要不是头脑发热想去成立个在野党或者搞什么民族运动然后到处游说别人还一聊就上钩搞得半夜老有jc敲自家门明明是正经谈恋爱却搞得像偷情倔得像头牛还聪明的要死根本拦不住比什么都好……

“邓布利多先生?”纽特的呼唤让邓布利多意识到自己走神了。

“啊……抱歉,你接着讲吧。”

纽特开始摩挲茶杯,似乎想要通过这种机械动作抑制羞涩:“啊……就是,嗯……忒休斯很外向你知道的,他习惯将自己的情绪付诸行动但是……”纽特把头垂得更低了,声音也骤然减小,让邓布利多不得不集中精神才能听清:“但是这不能成为他老抱着我的理由啊……毕竟我都14岁了……”

邓布利多有点想笑,说实话他确实是见过纽特那个年长几岁的高大哥哥像张熊皮一样黏在刚开始发育瘦瘦小小的纽特身上。

幸亏我比他大两岁。邓布利多又走神了。

“而且……您知道吗,上回他好像喝了点酒,爸妈都睡了我偷偷给他开的门,他满身酒气连嗅嗅都不想靠近他!”纽特有些激动,血色从长着雀斑的白皙肌肤下一点点透出。

啊,喝到连小宠物都不想靠近吗?嗯,能够想象呢,虽然跟他的表现方式不太一样。邓布利多对纽特的想法有了共鸣。

“而且……而且他平时老爱抱人就算了!我扶他去他房间他还不肯!抱着我蹭啊蹭……”纽特握起拳头,气的耳朵都有点发红:“一口一个安娜美人我的缪斯哦……他需要个屁的缪斯啊不会画画又文笔奇差的嗅嗅瞎划拉都比他字好看好嘛!”

“嗯,这是很过分。”邓布利多赞同,讲真的在青少年面前撒酒疯对其世界观形成真的很不友好。

得到赞同的纽特似乎送了一口气,将自己的想法一股脑说出来:“我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不至于被认成女孩子吧?您知道吗!当晚他蹭了我的床抱着我一整晚!一整晚!我觉得我就跟wwe那些被控制住的选手一样!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不是摸着嗅嗅光滑皮毛而是被一头人类……啊不是,一个健壮男性锁住的夜晚!”

邓布利多克制住想给他一份威士忌然后拍着他肩膀一块喝一顿的冲动,努力开导他:“你看……你可以向他提出来嘛,少喝点酒不然就给爸妈告状什么的。”

正直的纽特有些迟疑:“可是……这不算是出卖兄弟吗?”

邓布利多摇摇头:“不不不这是为他好,毕竟酒喝太多可是会变成傻子的,或者你可以告诉他,再喝多就让他上车里睡去,你不会再帮他开门的。”

纽特摸摸后脑勺:“其实他也不是常常喝多,可能是因为兄弟会的party什么的吧,他并没有常常去那些地方。”

邓布利多一摊手:“你看,你也知道你的兄弟是个顶好的人。”

“可是……我还是不太能……”

“你可以告诉他嘛,虽然我认为平时热情的拥抱比醉鬼半夜的锁喉来的好多了。”

纽特歪着头想想,好像是这个道理。

正好上课铃声响了,邓布利多拍拍纽特的肩膀:“好了,成长的烦恼并不能成为你逃课的理由,去吧年轻的先生,麦琪老师在知识的殿堂等你。”

纽特放下茶杯,又变回那个热爱生物的羞涩少年,急忙道谢走了,于是办公室只留下邓布利多和一壶已经喝光的伯爵茶。

“啊。成长的烦恼。”一个戏谑的男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带着青草气息的新鲜空气。

邓布利多叹口气:“哎,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从正门进来呢?”

男人坐在窗台上背对着光,漂染成白色的头发快要融化在阳光里。

“因为你们的宝贝小鬼们不应该和一个离经叛道的反社会份子待在同一个空间里呀,报纸不都这么说嘛。”

早上你还拍着报纸说这种东西就是浪费资源,只适合用来包狗屎。邓布利多默默吐槽,直到男人凑过来献上一吻。

“哦,所以你晚上又打算几点回来?我的男朋友?”邓布利多面无表情。

德林格沃笑嘻嘻:“只是有几个很有想法的人一块喝个酒嘛,我会早回来的,我的男朋友。”

“带着一屁股的警察是吗?”

“我发誓,他们都是可爱的和平主义,我们保证不先动手。”

邓布利多还想说什么,最终只是动动嘴唇,只得又叹一口气:“少喝点。”

德林格沃笑着又亲他一下,摸着爱人的下巴忍不住深深一吻。

邓布利多回应着对方,自暴自弃的抹上对方的背脊。

今天的邓布利多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甜蜜烦恼。

End

不知道忒休斯到底大纽特多少哎

设邓和老盖理念有分歧,日常会作希腊式的辩论但是还是资瓷对方,老盖不犯罪只鼓动人心(en?)

Bug谅解,溜了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