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轩

爬墙比产粮快

摸一个憨憨甲

想起来这个没发
其实是老板突如其来一拍脑门想做的软装方案的拟人(然后没中)
这猫姓薛外号小白哈哈哈哈哈

我以为那年渚的告别就是最悲伤的事
要挺过去啊

那年月正圆01

【排雷】架空,瞎写,没意义


“师哥,你后悔吗?”

于老师在睡梦中惊醒,满脑子都是这句话。

年过半百,衣食无忧,这本就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师弟,周遭人群的离合聚散,慢慢的就成了现在这样。

相声皇后,捧哏第一人,除此之外自己还有很多身份,是父亲,是儿子,是丈夫,是老板,唯独作为捧哏的这个身份被世人记住了。于是,“于谦”就成为了一个有点孬的扁平脸谱,一说起这两个字总会捎带他那莫须有的父亲。

于老师觉得,其实他什么都没做,所有的一切都是师弟决定的,这并不是说不好,也可以说是正合他意,毕竟他并不是那样一个极有远见的人。

但是总归在走向死亡的途中,会有那么两个休息站,方便你停下来想想为什么走这条道。

世人皆言于老师活的自由,活的明白,他那精明的师弟也常这么说。他哪里是活得明白,分明就是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就被周遭一双双手推到了这里。

他也有想不明白的时候,抽烟,喝酒,基本上是全国人民都熟知的爱好了,但没几个人知道是为什么。具体习惯是怎么养成的没法三言两语讲明,只是当回过神来,上台前总得喝那么两口才能进入状态。

不过怎么说喝酒都是会误事的,那一次糊涂,把一张机敏的师弟都急出了汗,台上台下都是亮晶晶的,那一刻,于老师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站在那里,只是由躯壳在那里机械的倒轱辘话,自己的魂儿就站在台下,想看看台上那家伙到底想说什么。又约摸十分钟,酒精总算放过了大脑,于老师这才找回自我。

下台,师弟没说什么,他那个人会做事,从来不让人难看,只不过多年来的搭档让于老师非常非常清楚氛围的变化。

那天后,他就戒了这个小习惯,但是要说究竟他想通了什么,那倒是真的没有。

那份茫然,从表面,被藏在了心底。

Tbc


复吸了
仓库真的棒(泪)


开光嘴
加班到现在,办公室摸鱼
每天都在想辛田双王(哭)

社畜生活太难了
睡前一摸
希望有时间摸板子

想搞希腊au了,罗马dio x希腊大乔
想想都虐